刊於《人民日報》2020年10月5日
    刺繡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近代以來,形成了蘇、湘、粵、蜀四大名繡,而蘇繡以其“精細雅潔”的特點位居四大名繡之首。江蘇省蘇州市鎮湖是蘇繡的起源地,有着2000多年的刺繡史。今天的鎮湖依然有400繡莊、8000繡娘,還有5000餘人從事刺繡相關行業,“刺繡小鎮”聲名遠揚。
    以古為師,鋭意創新
    “簡直像活的一樣!”在參觀刺繡藝術大師蔡梅英的工作室時,一位遊客看着畫面上的考拉不禁驚歎起來。作品上的考拉毛茸茸的,身上的每根細毛都清晰可見,散發着富有質感的光澤,兩隻眼睛炯炯有神,憨態可掬。這幅作品曾榮獲中國工藝美術博覽會金獎。
    “要想使創作達到栩栩如生的境界,既需要熟練掌握技法,也需要仔細觀察生活。”蔡梅英説:“我的作品,人物、動物是有生命的,植物、山石也是有生命的,它們都是創作者生命的投射。”
    從15歲到今天,蔡梅英的刺繡之路已經走過了40多年,儘管技藝早已十分純熟,但蔡梅英最愛的話題還是技術,一聊起蘇繡技術,就停不下來。有一次在安徽授課,她一口氣講了3個多小時,直到學員提醒,才發覺自己嚴重超時了。
    刺繡是一門特別考驗耐心的手藝,有時為了達到理想的效果,需要反覆試驗,色彩的搭配、明暗的對比、結構的設計……都要細心揣摩。為了更精細地表達,蔡梅英最多可以把一根絲線分成352絲。看似尋常的人物頭髮,她反覆分析絲線光澤和運針的秩理,往往要用幾十種顏色去表現,以求更仿真的光線效果。有的水墨作品僅僅是黑這一種顏色就要用到30多種不同色階的黑絲線,因此作品色彩極為自然,形神兼備。
    刺繡也是一項艱苦的工作,有的巨幅作品創作時間長達數年,需要上億針才能完成。大型蘇繡《姑蘇繁華圖》就是蔡梅英和18位繡工用了5年時間繡成的。作品用掉了近千種顏色、總長超過5萬公里的蠶絲線。“雖然做蘇繡要吃苦,但作品出來了,一切就是值得的。”蔡梅英説。
    蘇繡大師鄒英姿復原隋唐時期的刺繡作品《涼州瑞像圖》的歷程也同樣充滿艱苦的探索。2015年的一天,鄒英姿偶然在一本日本畫冊中發現了隋唐時期的刺繡《涼州瑞像圖》,其粗獷的線條和靈動的表現方式令她驚喜。“原來我們的祖先在1300年前就已經創作出如此巨幅的刺繡了,太了不起了!”鄒英姿萌生了復原原作的念頭,但一動手就發現諸多困難:底料、繡花針、針法乃至絲線都需要反覆試驗、反覆尋找。而更大的困難在於,原作藏於大英博物館,只能通過圖片揣摩古人的創意和技術。在復原中,鄒英姿發現古人用的是一種早已失傳的刺繡技法“劈針繡”,通過反覆試驗,鄒英姿使這一流傳於1300多年前的古老技法復活了。這幅作品用去了鄒英姿整整5年時間,她查閲了上百份文獻、數次赴敦煌實地考察、專程飛到美國和英國現場觀摩原作……歷經1400多個日夜,300餘萬針刺繡,作品終於以1∶1的尺幅完成了。
    “我們祖先曾經創造出許許多多光輝燦爛的藝術瑰寶,這是我們應當繼承和發揚的寶貴遺產。我們蘇繡人應該以古人為師,夯實基礎,再來做原創,再來做創新,這也是我的目標和方向。”鄒英姿説。
    談到蘇繡的未來,鄒英姿關注的是如何讓蘇繡走近年輕人、走進生活、走進大眾。“蘇繡可以像畫畫一樣,是一種自由的藝術創作,你拿起繡針和絲線,就可以在底布上揮灑自己的靈感,只有讓年輕人感到自由創作的樂趣,他們才會愛上蘇繡。”鄒英姿説。
    近年來每到暑假,鄒英姿的工作室都會舉辦刺繡親子班,讓孩子們親手拿起繡花針體驗刺繡的樂趣,“有的小朋友真的很有天賦,你看這個蝴蝶就是一個10歲小男孩繡的,多美啊!”鄒英姿笑着説。
    面向未來,走向大眾
    出生於1988年的張雪不但是“繡二代”,更是鎮湖蘇繡行業中唯一的男性。刺繡自古被稱為“女紅”,傳統上一直是女性的專屬技藝和行業,但是從小看着姥姥和媽媽“做活兒”,張雪在耳濡目染中不但掌握了蘇繡技法,更對蘇繡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説來奇怪,我高中讀理科,大學學經濟,研究生讀藝術設計,專業跨度一直都很大。”張雪説,“選擇蘇繡作為一生的事業,是我深思熟慮後的選擇,這是我自己喜歡的藝術。”
    在張雪看來,古老的蘇繡需要面對未來、面對青年,“只有贏得年輕人才能贏得未來,蘇繡才會有生命力。”
    與許多非遺項目一樣,蘇繡也面臨着傳承的壓力。目前蘇繡繡工的主力依然是“60後”和“70後”,而“80後”“90後”從事蘇繡的很少。在鎮湖,年齡在35歲以下的繡工不到50人。
    “刺繡要耐得住寂寞,要能坐得住,有的時候一加班就要在繡繃前坐一整天,累得頭暈眼花,收入還不高,所以年輕人不願意做。而且,現在年輕人就業機會很多,選擇面廣,像蘇繡這樣需要多年訓練才能成才的行業,很難吸引年輕人。”蘇繡大師周海雲説。這幾年,曾在周海雲刺繡工作室學習的一些年輕人選擇了別的行業,“傳承是蘇繡最重要的問題,要想辦法吸引年輕人。”周海雲説。
    山水花鳥、人物肖像是蘇繡的傳統題材,但張雪總覺得如果蘇繡始終侷限在傳統題材和表現手法上,就很難贏得年輕人的心,蘇繡需要大膽創新,增加當代因素。2015年,張雪正好看了一部天文紀錄片,星球在宇宙中的運行軌跡在張雪眼中近似於絲線的舞動,靈感迸發,張雪拿起繡針創作出了《星空》。在這幅作品裏,張雪大膽使用了20多種針法,逼真而靈動地描繪出宇宙、星球浩瀚神祕的特點,令人過目難忘。2016年,《星空》獲得了江蘇省藝術博覽會金獎。
    “遊戲和動漫為‘90後’‘00後’所喜愛,能不能把蘇繡融合進去呢?”張雪和同事們與一家遊戲公司合作,為遊戲人物開發道具。一把扇子融合了蘇繡、緙絲、制扇和榫卯四種非遺技藝,玩家們需要限時完成任務才能獲得,而在贏得了道具的時候,關於四種非遺的介紹性文字會出現在屏幕上。“推廣非遺不能硬推,要與年輕人喜愛的方式結合起來,讓年輕人在遊戲中不知不覺地增加對非遺的瞭解。”張雪説。此外,張雪辦興趣培訓班、開講座、上網絡直播課,還到蘇州博物館當志願者講解蘇繡……希望讓更多人瞭解蘇繡、喜歡蘇繡。
    如今像張雪一樣,越來越多的“繡二代”選擇回鄉創業,繼續做蘇繡。年輕人的加入不僅讓傳統工藝後繼有人,也為蘇繡藝術帶來了生機。
    政府扶持,科學引導
    今天走在鎮湖“蘇繡小鎮”,處處粉牆黛瓦,一派江南風光。遊客既可以參觀中國刺繡藝術館,瞭解刺繡歷史和刺繡文化,也可以逛一逛繡品街和繡館街,親眼看看繡娘們是如何刺繡的,並選購心儀的作品。不遠處就是碧波萬頃的太湖,附近還有房車基地和濕地公園,是一個集生活、生產、旅遊、文化於一體的特色小鎮。當然,刺繡還是最突出的元素。目前,鎮湖75%的收入來自刺繡。2017年,鎮湖刺繡產值達到15.5億元。
    據蘇州高新區文化旅遊體育局工作人員介紹,高新區政府高度重視蘇繡,在政策上和人才培訓、資源集聚等方面給予了諸多扶持。鎮湖街道也不斷加大對繡娘創業的服務:建立刺繡版權交易平台,為繡娘獲取原創作品提供服務;成立自主創業服務中心,為創業者提供項目推薦、創業指導等服務……
    為了培育蘇繡人才,鎮湖街道還與蘇州工藝美院合作開辦刺繡班,為有意從事蘇繡的年輕人提供學歷教育。今年剛從刺繡班畢業的大學生馬瑜昕選擇了跟隨鄒英姿大師繼續學習,她參與創作的《甜蜜的工作》在展覽中獲得好評。這幅作品是一幅立體的裝置藝術,頭上是巨幅蜜蜂的圖案,下面是向日葵。“見到完整的作品,見到人們歡喜地穿梭其中,我真正明白了刺繡的意義——創造美好。”馬瑜昕説。(記者 張 賀)